服务热线: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员工天地
员工天地
可爱的德国小老头
发布时间:2012-04-01   阅读次数:1050次  

《方圆报》总第94期 第四版 《可爱的德国小老头》 作者 谢咸玉

公司从德国利波海尔公司进口数台高速成形铣齿机设备,利波海尔公司派往中国安装调试设备的工程师中,有一位可爱的“小老头”。

称他“小老头”,是因为他今年64岁了(德国非特殊行业的产业工人65岁退休)。还有,他身材矮小,长的精瘦,一条牛仔裤穿在腿上空荡荡的。

称他可爱,是因为在他化石一般的额头下,镶嵌着一双波斯猫样的蓝眼睛,加之蓄着板刷一样的八字胡,让人想起外国马戏团里小丑的滑稽可爱。

德国“小老头”的名字中文音译叫弗让斯( “ruang”没有中文同音字,就用“让”替代了)。第一次见面,我用英文问候弗让斯,How do you do!他用中文回应我,只是把“你好”说成“你嚎”,让人忍俊不禁。

德国“小老头”弗让斯,真正让我觉得可爱的,是他对工作的热爱,他的敬业精神和他神奇的技艺。

设备商检开箱时,这位德国“小老头”,像个敏捷的“猴子”,穿梭在十几个包装箱之间;不出一周,弗让斯就像搭积木似的,在我们面前屹立起一座具有当今世界顶级水平的高速成形铣齿机。说它是设备,但更像是一个精致的工艺品。

我找弗让斯有事,叫了数声,终见他从设备深深的基坑里冒出,额头上浸出细密的汗珠,屁股兜里斜插着木柄铁锤,走近垃圾桶,两只手不停地从裤兜里往外掏着零碎的安装废弃物。交谈间,弗让斯发现设备上有一处浮尘,他鼓起腮帮子用力吹,吹不掉,他抬起胳膊肘直接用衣袖擦拭起来。

我向他竖起了大拇指,他指着相邻一台国产高速铣齿机,也向我挺起大拇指。我闹不清,他是说相邻的孪生模样的高速铣齿机比他们的设备好,还是说相邻设备“临摹”的好。

在等德国派电气工程师接线调试设备期间,欧洲遭遇雪灾,弗让斯提出想插空回趟德国。他见我犹豫,最终还是放弃了,坚持等设备调试完成。

公司北厂区另一台进口的利波海尔高速成形铣齿机开始安装,鉴于精密事业部小线内齿圈工序设备加工能力告急;我告知弗让斯,想以最快的时间让设备投入使用,弗让斯用德国腔的中文承诺说:“没问题”。

连着几天,弗让斯放弃中午休息时间,连续作战,满足我们的要求。

越是如此,越是让我后悔没有答应他插空回德国,看望遭遇雪灾中的家人。

弗让斯,这个可爱的德国小老头,让我由衷地信服了“在德国,蓝领比白领更受人羡慕和尊敬。”这句话及它的缘由;他还让我想起一部中国小说——《工作着是美丽的》。

我预备再次宴请弗让斯的时候,一定多敬他几杯白酒,甚至想让他喝高。面对弗让斯,一直自以为很敬业的我感到惭愧,我有些嫉妒他。

我在网上“旅游”弗让斯的国家——德国,美丽的庄园,童话般的小镇,家家窗台绽放着鲜花;远远望去,弗让斯所在的工厂——德国利波海尔公司,坐落在田园深处,通向外界的路逶迤着飘向天际……

我在心里不服气地探寻着,这个在历史上远没有中华民族名气大的日耳曼民族,这位即将退休的“小老头”,何以如此充满魅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