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员工天地
员工天地
怀念那些鸿雁传书的日子
发布时间:2014-07-04   阅读次数:1223次  

鸿雁传书


■ 赵 枫

不久前观看了张艺谋改编的新片《归来》,剧情中处处氤氲着那个泛黄年代里不动声色的爱情。当陆焉识捧出一箱子未寄出的信纸时,心中着实有些微微震动的,爱情无非有两种状态,陪伴和思念,而信,则是属于那个年代里思念的标记产物。相比较当今便捷的联系方式,快餐一样的感情,这一箱子东西确实是沉甸甸又实实在在的。

有一种感情叫距离产生美,80年代出生的我也藏有满满一抽屉的信件,高中的、大学的。各式精致淡雅的信封,古色古香或个性十足的信纸,五花八门的邮票,都是曾经珍贵的回忆。那个时候手机和电脑都还是中产家庭的奢侈品,没有随时随地的短信,也没有只需要流量便能通话的QQ和微信。联系一个人,除了固定电话便是写信。每天最开心的事是在学校的传达室里收到自己的信,小心翼翼的夹在书本里带回去,慢慢拆开信封,反复观读,见字如见人,有人思念的感觉温暖又神气。身在异乡求学的日子,也曾和家人通信。信纸上父亲的钢笔小楷一笔一划刚劲有力,满含的关切却让我见识到他柔情的一面。千头万绪正如那个时候的一首流行歌曲:李春波的《一封家书》所唱的:“爸爸妈妈不要太牵挂/虽然我很少写信/其实我很想家”。

随着通信的进步,网络的普及,琳琅满目的信封信纸渐渐从小卖部、文具店淡出,再也看不到少男少女扎堆挑选信纸邮物的身影,认真写信的人越来越少,埋头发短信的人越来越多,联系越来越便捷,问候也越来越廉价,关心与爱,打情骂俏都可以持手机快速完成,随时可以“骚扰”一下思念的对方,思念也由此掉了价,在生活里变得不再举足轻重。墨绿的邮筒在这个无线的年代变得古老和没落,邮递员往往只夹带着当天的报纸到处奔走,谁还记得曾经有一种朋友叫做“笔友”,有一种情感叫做“鸿雁传书”呢?

当然,时代的进步是必然的,生活方式的改变也是无法阻挡的,只是可惜了一种传统,一种别样而绵远的感情方式随之逝去。我还是更喜欢在安静的午后,洒满阳光的桌前写信和读信的感觉,毕竟,愿意为你花时间的人才是真正爱你的人啊!


上一条:
下一条:谋定市场“战”抓机遇